<code id="ywc6y"></code>
<optgroup id="ywc6y"><small id="ywc6y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wc6y"><small id="ywc6y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wc6y"><div id="ywc6y"></div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ywc6y"></center><center id="ywc6y"><xmp id="ywc6y">
<center id="ywc6y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ywc6y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wc6y"><xmp id="ywc6y">
<optgroup id="ywc6y"></optgroup>
<code id="ywc6y"><small id="ywc6y"></small></code>
<code id="ywc6y"></code>
<samp id="ywc6y"></samp>

這一次,劉雯坐在ERDOS太廟大秀第一排

2018年09月21日 10:59 來源:腕表之家 類型:原創 作者:盧曦采訪手記

每年盛夏,ERDOS這個羊絨店鋪,總有很多二十上下的年輕孩子們進來,一次拎走好多個袋子。他們將在秋天飛往歐洲或北美留學,一件中國的羊絨衫讓他們感到舒服安心,還有一點酷。

ERDOS是鄂爾多斯羊絨集團旗下品牌。三年前,“溫暖全世界”的鄂爾多斯展開品牌重塑,1436,ERDOS,鄂爾多斯1980和BLUE ERDOS以不同的個性問世,就像一個四人樂隊,每個人都有絕技。

8月28日,“日落酉時”的北京太廟,享殿廣場被打造成一個沉浸式舞臺。中央是9組6米銀柱,噴散出白色氣霧。落日、琉璃瓦、氣霧氤氳,模特穿ERDOS 2018 秋冬系列繞場而行。

去年為ERDOS壓軸走秀的劉雯這次坐在臺下。她剪了個中發,拼色絲緞襯衫加酒紅色漆皮超短裙,都來自ERDOS,是羊絨與其他材料混搭的創新材質。她和袁泉、周一圍、譚卓坐在一起,幾個漂亮的人穿的都是ERDOS,風格卻大相徑庭。

這一季,在ERDOS工作十多年的法國設計師Gilles Dufour 創意是東方與西方,一個經典的概念,用羊絨來達。

模特穿戴中,既有“塞納河畔晨霧粉”、“倫敦雨”的溫柔色彩,又有鎏金黃、故宮紅、柔沙米這些東方亮色,彼此沖撞。有羊絨,還有很多絲綢、漆皮、PVC等等看似毫無關聯的材質,它們融合纏繞、搭配在一起,出人意料。

大秀前,攝影師Josh Olins拍攝的ERDOS 2018秋冬大片已經在機場、雜志、社交媒體上出現了,劉雯和兩位男模在寒風乍起的紐約街頭靜靜漫步。Josh Olins的構圖充滿力量感,他為《名利場》和許多種語言的VOGUE拍攝,被BOF稱為世界級的攝影藝術家。

不久前,《嘉人》雜志拍攝了幾位90歲上下的“大小姐”,89歲的指揮家陳小瑛穿白色絞花披肩,駝色斗篷,都是ERDOS。

今天的ERDOS敢于做這些別出心裁、很酷的事,對創意班底要求極高。他們在全球尋找最頂尖的設計師、攝影師、造型師,不追網紅。創意陣容里還有ERDOS的老朋友劉雯,早年在Chanel和Fendi工作的Gilles Dufour,他頻繁往返于中國和法國,保持對時裝前沿的觸覺。

今天鄂爾多斯的四個品牌,都各有一位來自歐洲時裝之都的藝術總監,搭檔一組中國設計師團隊,后者要理解設計理念,更要讓設計得到表達,在產品上實現。在北京的鄂爾多斯總部大廈,不同品牌的設計師在不同的樓層,關上門工作,只要與創意有關,團隊就是獨立的。

羊絨是傳統的御寒之物,ERDOS擅長秋冬系列,而這場太廟大秀,很多輕盈飄逸的材質飄過舞臺,是絲綢、雪紡、棉麻?人們不敢相信材料中其實都有羊絨。

昂貴的羊絨和看似易得的PVC,設計師也讓它們融合在一起。ERDOS如今的春夏系列豐富、輕盈、涼爽,大秀頭排,譚卓穿著一件風衣,卻是一層薄如蟬翼的新材料。

太廟大秀將男裝和女裝合并,金大川率領一眾大男孩,與女裝展示旗鼓相當。過去的一年里,ERDOS已經開出了一些獨立的男裝店鋪,以往,男裝在集合店里陳列,像女裝的配角。

品牌重塑之前,鄂爾多斯羊絨集團總經理王臻就一直在想方設法,把自己的產品從商場的羊絨樓層“拖出來”,擠進競爭激烈的時裝樓層。還要最好的位置,“離扶梯很近的那種”。 

ERDOS剛剛在上海大中里、王府中環開出了新店,下一站是北京國貿三期,頂尖的購物中心是所有奢侈品牌重視的實體招牌。

過去三年,幾個品牌都經歷了店鋪的巨大變化。王臻辦公室一度要用一面墻來填滿各項工作的時間表。店鋪數量多達一千多家,這又是一個非常講究細節的工作,有些店鋪里的計算器都被換掉了。

剛剛過去的一年,全國400多家店鋪變了樣。ERDOS覺得,以往中國品牌對客人到店體驗不夠重視,如今只有對細節偏執狂般的認真,才能讓人有欲望走進來。

今年上半年,西安SKP的開業是震動國內奢侈品行業的一樁大事。鄂爾多斯四個品牌在SKP開出了五家店,其中ERDOS女裝和男裝各有一家獨立店。一些品牌還在為入駐工作收尾,鄂爾多斯已經在西安SKP周圍廣告牌上,投放了好幾輪。 

其實在西安市場還不算很明朗的時候,集團就作出判斷,這是一個“必須要試”的新機會。未來,西安區域將擁有總部全職能的支持。在不止一座西安這樣的城市,鄂爾多斯在觀察和布局。

三年過去,四個品牌越發顯出不同。ERDOS是時髦的,國際化的設計審美;鄂爾多斯1980即將開出三家“羊絨生活家”,這是一個圍繞著家人與愛,與高品質生活有關的品牌;1436始終只用最頂級、最珍貴的阿爾巴斯小山羊絨;而BLUE ERDOS年輕充滿活力,提供高性價比。

“從沒有哪個男人給的安全感,可以比得上一件羊絨大衣加一副黑色太陽鏡。”Business Insider引用了香奈兒小姐這樣一句話。

羊絨來自山羊,是粗羊毛根部一層薄薄的細絨,入冬時漸漸長出來抵御風寒,開春轉暖又會自然脫落,鄂爾多斯的牧民們用“梳毛”的方式收集羊絨。根據顏色,羊絨分為白中白、白絨、青絨、紫絨,其中最珍稀的白中白羊絨按“克數”交易計價。

只在滿足地理、氣候條件的地區,才有理想的山羊。不同年份的羊絨產量、質量會有所波動,像葡萄酒一樣敏感。全球最主要的羊絨產區是中國、蒙古,還有伊朗和土耳其,中國的羊絨產量占全球的60-70%。

國際羊絨產業的主角來自意大利、中國、蘇格蘭和法國,有許多大名鼎鼎的公司,比如Loro Piana,現已被LVMH集團納入麾下,還有Brunello Cucinelli,Ermeneglido Zenga,以及Pringle of Scotland;中國公司也出現在這一名單上,鄂爾多斯之外,還有恒源祥等。 

愛馬仕、Chanel這些法國奢侈品巨頭也在羊絨品類上精心投資布局。2012年,Chanel收購了25年的合作伙伴,蘇格蘭羊絨針織工坊 Barrie,被認為在努力控制產業鏈上游。

Business Analyst報道,今天中國不僅是全球最大的羊絨出產國,也是最大的羊絨消費市場,而意大利是中國羊絨最大的出口目的地。Loro Piana和Brunello Cucinelli都在這幾年設立了中國辦公室,但店鋪還很少。

國際羊絨和駝絨制造商協會(CCMI)是一家國際貿易協會,負責制定奢侈纖維的國際標準。Loro Piana,Brunello Cucinelli和愛馬仕都是會員,鄂爾多斯是其中第一家中國會員,多年前就以供應商的身份得到認可。

協會總裁Karl Spilhaus說:“羊絨是一種非常有限的資源,就像鉆石或者黃金一樣。”這幾年協會在羊絨品質方面頻繁發聲,一方面嚴厲打假,另一方面幫助消費者懂得品質的優劣。

很多快時尚公司也做羊絨產品,把價格壓到頂級品牌的零頭。一件H&M的羊絨衫通常只有100克,穿一季就扔,而ERDOS的羊絨衫一般用量在300克以上,當然品質更有保證。

事實上,頂級羊絨品牌之間的較量,首先就是對原材料的競爭。在這個協會豪華的品牌陣容中,鄂爾多斯是為數不多的覆蓋羊絨全產業鏈的公司,就像鉆石業的De Beers

鄂爾多斯員工上萬,有自己的牧場,他們在草原上和牧民聊天,順著供應鏈走向全國一千多家店鋪,又和很多從未到過草原的消費者講故事。

草原和高品質的山羊都是非常脆弱的,鄂爾多斯在草原養護、可持續發展上許多年來一直在投入。草原上的牧民有時會為了多賺錢,選擇見效快的放牧方式。

以珍貴阿爾巴斯小山羊為例,一度有牧民為了增加產量進行雜交,使得絨毛失去了云朵般的觸感,瀕臨滅絕。鄂爾多斯保住了這種羊絨,這也是1436品牌的珍貴原料。羊絨細度低于14.5微米,而長度超過36毫米,具有高韌性和柔軟的觸感,這也是1436品牌名的來歷。

一件羊毛衫價格高達人民幣一兩萬的Loro Piana和Brunello Cucinelli同樣有自己的獨家原料,他們也通過中間商在中國尋找原料,對羊絨原料的極致追求,是這些品牌共同的特質。 

鄂爾多斯幸運地擁有豐富的上游資源,他們希望在產業鏈上挖掘更大的價值,在鄂爾多斯的羊絨實驗室里,多年來積累了各個地區的羊絨標本,這對研發創新非常關鍵。 

我們還聽到一個故事,曾有顧客送羊絨衫去店鋪尋求保養,員工發現,這件衣服標簽上的LOGO,還是最老版本的漢字“鄂爾多斯”設計。這件衣服已經有二三十年了,客人仍然會拿出來穿。 

今天,國際時裝圈里的羊絨衫,有時以“老錢”的形象出現,和馬球、帆船賽聯系在一起,也有一些品牌追隨街頭風格,變得年輕新潮。鄂爾多斯希望自己的營銷是“小火慢燉”式的,保持活力,用柔軟打動顧客,簡單直接的“帶貨”,不是理想的方式。

四個品牌中,ERDOS和1436已經在日本開出了7家店鋪。以嚴苛著稱,紡織品入境還要專門“驗針”的日本,對鄂爾多斯似乎有特別的好感。據說,早年鄂爾多斯作為一個重要的羊絨供應商,獲得了日本羊絨行業媒體不少報道,幫品牌在日本建立了基礎的知名度。

從2016年品牌重塑開始,ERDOS和1436每年都能獲得雙位數的增長,鄂爾多斯1980和BLUE ERDOS處在起飛階段,增長率更高出許多。 

頂尖的國際品牌加大了對全球最大的羊絨市場——中國的進攻火力,和中國明星展開接觸,植入影視劇,和博主跨界合作,在一線城市開出店鋪。

2015年這個行業處在低谷的時候,鄂爾多斯感受到了變化的發生,中國太大,消費者也遠遠不止一個類型。這三年,鄂爾多斯在設計上投注心血,精心塑造一個摩登優雅的高品質形象,很多頂級購物中心相繼打開了大門。

這又是一個非常懂你的老朋友鄂爾多斯,一千多家店鋪,你身邊就有好幾家。熟悉的店員記得住你的尺碼,知道你喜歡的顏色。

就像當年,劉雯去紐約闖天下,抱著模特卡被人選擇,今天她站在時尚之顛,仍然回到鄂爾多斯,坐在秀場第一排,輕松隨樂而動。

/  end  /

盧曦采訪手記       

盧曦采訪手記是頭條號簽約作者

加入讀者群,請發 姓名+職業+微信號 到 
[email protected]

聲明:本文為腕表之家自媒體平臺“表家號”作者上傳并發布,僅代表該作者觀點。腕表之家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

最新評論

廣天
廣天

這廣告做的,不過秀場放在太廟不太合適吧!對我們的文化、歷史太不尊重了!誰出的鬼點子

2018-09-21
11 00
Pianistwang
Pianistwang

指揮家鄭小瑛吧?

2018-09-21
00 00
cc216
cc216

反而是服裝品牌真正在轉型與創新。

2018-09-21
00 00

我來寫評論

我來寫評論
提交評論

表家號

盧曦采訪手記
已發表 56 篇作品

知名時尚專欄作家盧曦創辦的、專注于時尚和奢侈品的賬號,在這里盧曦將為你講述奢侈品腕表以及腕表品牌的故事。

TA的更多文章 >
下載APP
關注微信
分享到 更多
十一选五玩法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