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ywc6y"></code>
<optgroup id="ywc6y"><small id="ywc6y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wc6y"><small id="ywc6y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wc6y"><div id="ywc6y"></div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ywc6y"></center><center id="ywc6y"><xmp id="ywc6y">
<center id="ywc6y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ywc6y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wc6y"><xmp id="ywc6y">
<optgroup id="ywc6y"></optgroup>
<code id="ywc6y"><small id="ywc6y"></small></code>
<code id="ywc6y"></code>
<samp id="ywc6y"></samp>

江诗丹顿为什么找“外星人”合作?

2018年09月21日 10:42 来源:腕表之家 类型:原创 作者:卢曦采访手记

1956年,“猫王”加入RCA公司后的首只单曲《Heartbreak Hotel》发行,成功登上美国流行音乐榜冠军。

从此,“一无所有的世界上,有了猫王”。

同年,大西洋彼岸的海港利物浦,猫王的粉丝,音乐少年约翰·列侬,遇见了与他一样爱好音乐的保罗·麦卡特尼,邀请他加入?#32422;?#30340;“采石工”乐队。

四年后,这支摇滚乐队改名为“披头士”。 

那是欧美音?#21482;?#29004;耀眼的年代,猫王,披头士,影响世界至今。

1969年9月,披头士乐队录制完成最后一张专辑《Abbey Road》。第二年,乐队便解散了,列侬,麦卡特尼,各自单飞。

专辑封面,是一张四个人排队走过斑马线的照片,清新醒目,成为披头士乐队的标志形象。

而这张照片,?#32422;?#19987;辑名字,都源自于四人身后那条长不到1英里的小路,制作该张专辑的?#23478;?#23460;,就在这条路上。

那是一栋有近两百年历史的老建筑,1931年,英国百代唱片公司(EMI)将其买下,设立为?#23478;?#23460;,为旗下乐队和歌手录制唱片——那还是圆圆、大大、厚厚的唱片年代。 

因为披头士的这张专辑,阿比路?#23478;?#23460;(Abbey Road Studios)开始为大众所知,现在那里不仅是音乐人的一座圣殿,也成为乐迷去伦敦朝圣的目的地之一。

2018年9月,《Abbey Road》专辑诞生五十年后,瑞士高级制表品牌江诗丹顿,与阿比路?#23478;?#23460;达成合作,并在此发布了伍陆之型系列最新款——陀飞轮腕表

伍陆之型,是江诗丹顿在2018年SIHH上推出的一个全新系列,设计灵感正是一款1956年诞生的腕马耳他十字分支型表耳、盒式表镜?#32422;?#33258;动上链是其标志元素。

二战后欧美百废待兴,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经济强劲?#27492;眨?#25104;为瑞士高级制表的黄金时代,自动上链腕表便是顺时而生;那也是音乐创作的全盛时期,猫王、披头士、滚石等等,从此书?#21019;?#22855;。

历史上的渊源巧合,大概正是今天江诗丹顿同阿比路?#23478;?#23460;合作的原因。

与新表同时发布的,还有江诗丹顿全新品牌宣传画面,和最新品牌宣传语——“ One of Not Many?#20445;形?#35793;为“卓尔不群 ”。

全新宣传画面与以往很不同,一共有四位青年艺术家同江诗丹顿合作,在我们记忆里,这应该是十年来江诗丹顿广告画面里第一次出现现代人物形象。

其中一位黑人首先吸引了我们的目光:头发高高隆起,像是带了一顶礼?#20445;?#19978;身直接穿着马夹,外面罩了一件大衣,造型特别。

他叫本杰明·克莱蒙泰,英国?#23601;?#21809;作人。1988年出生的他,有一段在巴黎做流浪歌手的生活经历,给他的音乐和人生留下了浓重的印记。 

他创作的词曲,更像是蕴含哲理的诗歌,伴着钢琴跳跃,他的嗓音宛转而富有灵性,似与人们讨论着某些人生观点,也在表达着他?#32422;?#23545;世事百态的理解。

关于他还有一件趣事:当年申请签证去美国演出,签证官在他签证上备注“Alien of Extraordinary Ability?#20445;?#24847;思是“杰出人才”。

Alien在这里指外国人,也是?#32654;?#22366;著名系列科幻电影《异形?#20998;?#30340;外星人,所以那段时间,他在美国常以“外星人”自称。

乐迷有时把他划为艺术流行音乐风格,也有人将其归为爵士乐,还有人把他称为灵魂歌者。事实上,他的作品融入了古典、灵魂、歌剧等各种元素,很难把他归为某一类,这大概也是唱作人出众才华的体现吧。

2015年,他凭借首张个人专辑《At Least for Now 》,获得“水星音乐奖?#20445;?#36825;是英国最重要的音乐奖项之一,每年从12个入围者?#37266;?#20986;唯一获奖者,代表当年该地区最优秀的音乐。

北美巡演那段时间,美国媒体如此评价克莱蒙泰:“2016年度定义文化的二十八位天才之一?#20445;?#36824;真是一位“少数之一”。

克莱蒙泰的音乐很小众,国内乐迷可能了解不多,江诗丹顿宣传画面上的另外一位音乐人——詹姆斯·贝,相对?#27492;擔?#22269;人也许会熟悉一些。

2014年刚出道那会,?#20174;?#33298;缓的吉他、极富磁性的嗓音演绎了一首《Hold Back The River》,再加上外形清秀俊朗,俘获了不少少女?#22841;模?#29978;?#20102;?#36824;有了?#24418;年?#31216;“詹贝贝?#20445;?#25110;者“贝贝”。

不过,贝可不靠脸吃饭,与克莱蒙泰一样,他也是一位唱作人。

英语里用Singer-Songwriter来描述这一类音乐人,?#24418;姆?#35793;为“唱作人?#20445;?#20063;称“根源唱作人?#20445;改?#22815;独立词曲创作、音乐制作、具演唱实力、演唱?#32422;?#21407;创作品为主的歌手。 

贝的才华,出道不久便获得了认可:2015年,在具有“英国格莱美奖”之称的全英音乐奖评选上,贝获得“乐评票选最具潜力新人”奖。

不负众望,贝的第一张个人专辑《Chaos & The Calm 》,在接下来一年里大获成功,他因此在2016全英音乐奖上,获得最重要的“英国最佳男歌手”大?#20445;?#20063;凭借该张专辑,提名2016年格莱美三项大?#20445;?#26368;佳摇滚专辑,最佳摇滚歌曲,最佳新人。  

贝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,11岁那年,偶然听到“吉他之王”埃里克·克莱普顿的《Layla》,深受启发,从此迷恋上吉他,一步步走进音乐世界。

开始的时候,贝的音乐作品,沿袭了当代独立民谣风格:柔情式的吟唱,?#28304;?#27801;哑的嗓音,温暖的开场吉他,你能想象他手捧吉他的温情画面,就像那时每张专辑封面的简笔画:一个戴着帽子的长发男人,这也是早期贝的个人形象。

不过,青年才俊并不想被标签固化,2018年,乐迷终于等来了贝的第二张专辑,封面照贝剪短了多年的长发,嗓音和曲风上也有所不同,?#27492;?#20182;要用音乐推动?#32422;?#21069;行。

如果说以《Hold Back The River》为代表的第一张专辑更具民谣风的?#22467;?#37027;么2018年这张《Electric Light》,不管是单曲《Wild Love》,还是《Us》,亦或是《Wasted On Each Other》,你能听到更多流行和摇滚元素。

贝和克莱蒙泰这样的唱作人,作品推陈出新的速?#32676;?#24930;,一张专辑花三年来打磨很正常。正因如此,他们在音乐艺术上所能获得的成绩,也是一般歌手难以企及的,与此同?#20445;?#20182;们也成为了追求极致完美的少数者之一,“One of Not Many”。 

一个有趣的巧合,在与江诗丹顿合作拍摄的宣传画面里,贝和克莱蒙泰都佩戴了伍陆之型系列全历月相表款,伍陆之型已同音乐结下不解之缘。

与江诗丹顿合作的另外两位艺术家,来自更狭窄的领域,并且他们从事的还是幕后工作,大众即便见过他们的作品,也很难接触到创作者本人。 

这位佩戴传承系列简约腕表的青年才俊,是来自法国的设计师欧若·依图,他为奢侈品牌设计虚拟时尚艺术品,?#37319;?#35745;建筑、雕塑和艺术空间。

如果你去巴黎,那么在蓬皮杜艺术?#34892;模?#20320;能找到博物馆永久?#35449;?#30340;依图作品;你还可以入住艾菲尔铁塔附近的新一代尤马“城?#34892;?#23627;?#20445;?#24863;受依图“简约的复?#21360;?#35774;计理念。

佩戴纵横四海腕表的摄影师,是科里·理查德斯,他同时也是一位探险家,足迹遍布世界各地,2016年,在没有氧气供给的情况下,他成功登上珠峰。

他的摄影作品曾多次出现在著名的户外杂志上,也许我们曾经见过某一幅震撼心灵的照片,便是出自理查德斯之手。

克莱蒙泰,贝,依图,理查德斯,是他们各自艺术领域里成绩不俗的佼佼者,但对于大众?#27492;擔?#20182;?#24378;?#33021;依然陌生。

不过,这倒与江诗丹顿最新的宣传语“卓尔不群”十?#21046;?#21512;,或者英文的表述更加便于理解,“One Of Not Many”。

正如江诗丹顿在腕表世界的存在一样:全球每年会生产超过10亿枚时计,其中2500万枚产自瑞士,仅有50万枚符合高级制表标?#36857;?#32780;江诗丹顿只占这50万的二十分之一。

每一枚江诗丹顿腕表都是追求极致的精品,简单两针款也好,或是复杂如三问陀飞轮,它们都将制表工匠和艺术大师们代代手耳相传的传统工艺发挥至极。

仔细想想,江诗丹顿与并非大众明星的艺术家合作,显然并不是想通过他们带来多少流量,我们认为应该是要表达一些腕表与人的温暖关系。

就像这些青年艺术家一样,江诗丹顿的客人,他?#24378;?#33021;都在?#32422;?#30340;领域里追求卓越,努力成为少数的极致者之一。

也许他正在科学院里孤独地探索蛋?#23383;首?#23398;,也许他正为一段文字表达而彻夜未眠,也许他正在企业上?#26032;?#19978;奋斗…… 

纵观十年,我们发现,就像这次全新的宣传画面一样,江诗丹顿也是在不断变化。

过去江诗丹顿的广告画面,?#32422;?#24215;铺形象,色彩上多是黑白灰,以腕表为主体,很少有人物,偶而有历史阁楼工匠的身影,或是以1755年创始人首张?#25226;叫?#35758;”为背?#22467;?#20134;或是高级制表的品质标志“日内瓦印记”。

这给我们的感受,主要是江诗丹顿的?#20973;美?#21490;,高级制表的严肃精神,高级腕表的精致与名贵。

最近两三年,你可能会发现,?#32422;?#24050;经被某只蓝色盘面的江诗丹顿纵横四海腕表给深深吸引,而江诗丹顿店铺的色?#23460;?#21464;得更丰富。

比如2018年SIHH展会现场,或是今年夏天重装上阵的上海南京西路专卖店,从内?#38752;?#38388;布置,到橱窗陈设,都融入了更多旅行、音乐、摄影等现代人文相关元素。

另外,如果你仔细观察,?#19981;?#21457;现最近两年江诗丹顿的品牌标志变短了,“?#21152;?755”的字样很少再出现。 

江诗丹顿这些渐次改变,让我们获得了这样一些信息: 

喜爱江诗丹顿的人,不需只关注其厚重荣耀的260多年制表史,可以更多的注重腕表本身,将目光聚焦在腕表同?#32422;?#30340;联系上;

而卓尔不群的江诗丹顿,也在不断超越自?#25671;?/p>

/  end  /

卢曦采访手记       

卢曦采访手记是头条号签约作者

加入读者?#28023;?#35831;发 姓名+职业+微信号 到 
[email protected]

声明: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“表家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

最新评论

我来写评论

我来写评论
提?#40644;?#35770;
下载APP
关注微信
分享到 更多
十一选五玩法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