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ywc6y"></code>
<optgroup id="ywc6y"><small id="ywc6y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wc6y"><small id="ywc6y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wc6y"><div id="ywc6y"></div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ywc6y"></center><center id="ywc6y"><xmp id="ywc6y">
<center id="ywc6y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ywc6y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ywc6y"><xmp id="ywc6y">
<optgroup id="ywc6y"></optgroup>
<code id="ywc6y"><small id="ywc6y"></small></code>
<code id="ywc6y"></code>
<samp id="ywc6y"></samp>

戴一棟房子在手上

2018年08月28日 15:35 來源:腕表之家 類型:原創 作者:大寫的蘿拉

Laura Lan藍思晴  《大寫的蘿菈》主筆 華語圈知名鐘珠寶評論家,專精機械鐘表賞析,亦對珠寶、生活、文化與藝術等各領域皆有著獨到的見解。創辦《引想力工作室》從事專業文案、顧問、講習等工作。

這也許不是一句玩笑話,價值連城的機械腕表,不僅僅是定價上可比擬一棟房子,但在結構思維上的確也能反映出建筑思維。

我一直認為設計這件事情沒有憑空而來的,所有的設計理念與靈感都是有跡可尋,所有優秀的設計都有設計語言可以去理解它,并且與其他領域的設計有共通之處,RICHARD MILLE腕表就常常引發我對于建筑設計欣賞的觀點共鳴。RICHARD MILLE的腕表定價其實可能不比上海市中心一層公寓的房價來得高,但也可以買上半層樓面了,而戴上RICHARD MILLE腕表的確也像是戴了一棟房子在手腕上,不僅僅是價高,RICHARD MILLE腕表的設計與我觀察的建筑設計上,有幾個相通與相似之處。

穿透性

去到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(勞力士學習中心)時,穿過建筑體下方柱形體,這些高高低低的柱形體支撐著這個像是巨型海浪一樣的建筑物,是由日本知名建筑師妹島和世(Sejima Kazuyo)所設計的。


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(勞力士學習中心)。

妹島和世設計的建筑物最重要的核心就是穿透性,因此走進洛桑聯邦理工學院,采光極為通透的建筑物,就連會議室都是玻璃帷幕圍成,開放式的空間、高高低低的弧面地板,這里已經不再是一個傳統觀念的方整建筑體,更像是一個自然生成的空間。


妹島和世的作品:格雷斯農場河畔建筑。

妹島和世為盧浮宮朗斯分館所設計的建筑體,以混凝土與金屬構成四方形,玻璃與鋁板構成的墻面帷幕,充分利用了自然光的照明,讓建筑物充分融入自然環境是妹島一向的理念,就連她在瀨戶內海犬島上的作品:涼亭與圓弧花瓣裝置,都是以這樣的穿透性與當地風情結合的概念存在著。


瀨戶內海犬島上妹島和世的作品。

RICHARD MILLE從作品RM 009 開始,就已經將這樣的穿透性帶入了機芯設計概念,不是以傳統“鏤空”的方式呈現,而是從機芯本身結構的穿透性著手。機芯不再是一大片夾板為開始的起點,而是在建構的本身已經將機芯作為一個獨立的物件,以打造一個建筑體的概念起草。


RM 009 將穿透性融入機芯結構設計中。

此時哪里要固定陀飛輪中心軸,哪里要做輪系軸的軸乘托載,都在這個建筑結構里面早早被規劃起來,盡可能地保留穿透性,適時地將零件作為可視結構的一部分,就像盧浮宮朗斯分館一樣,玻璃穿透中見到的梁柱都是欣賞風景的一部分。


妹島和世為盧浮宮朗斯分館。

而談到穿透性,建筑設計常用以大量玻璃惟幕為主題的元素,RICHARD MILLE領先鐘表圈的設計狂想,大膽地打造出整塊藍寶石水晶的表殼,搭配穿透性的機芯設計,不也就像是一個金屬框架搭建出的玻璃屋?真真正正創造出一個以機芯為架構,表殼為包覆的腕上建筑。


RICHARD MILLE領先業界首創以藍寶石水晶材質制成表殼,將鐘表穿透性發揮至極致。

變形記

RICHARD MILLE從一開始就以創造酒桶形且帶有完美曲線的表殼為設計主軸,在機芯的設計上也順理成章地以酒桶形圍繞,除了以酒桶形主夾板為創作根源外,RICHARD MILLE大膽地直接將機芯結構設計成一個可以完整固定在表殼里,卻不失其穿透性取代繁復的面盤,讓機芯輪系的本身直接成為腕表的門面主角。


RM055機芯宛如建筑的結構取代了面盤成為表款視覺重點。

如果想像機芯就是一個建筑結構,而RICHARD MILLE選擇前后藍寶石水晶鏡面與底蓋就是建筑物的外覆材質,那么機芯本身就是建筑物的結構與梁柱。我們在RM 59-01 第一次看到機械腕表的機芯可是如此極簡且富有趣味的創造力,像是一個青蛙蹼掌的固定表橋橫跨了整個機芯輪系,并將其固定,讓人聯想到建筑名師Frank Gehry為路易威登基金會在巴黎設計的當代藝術展覽館。


Frank Gehry設計的當代藝術館。

就像這個以帆船為主題的設計打破了方正的建筑思維,RICHARD MILLE在RM 59-01 的機芯設計上,突破了平面層跌組裝思維,用四個發散形的單線支架固定整體輪系,與Frank Gehry使用弧面不規則的大面積玻璃遮蔽,裸露出建筑結構框架,說是一個建筑,其實更像一個藝術品。


RM 59-01 Yohan Blake陀飛輪腕表。

腕表表殼設計有著手腕佩戴性的天生局限,RICHARD MILLE卻把這種局限演化成另一種設計創意,RM 70-01針對傳奇賽車手、自行車手Alain Prost的騎車需求,將表殼輪廓沿著手腕與手掌間的肢體曲線,打造出一款“彎道式”腕表。就連機芯也必須跟著“轉彎”,以自行車框架的輪廓為靈感,不等邊三角形的固定表橋在這個轉彎的機芯,反而成為一種特殊的幾何游戲。


RM 70-01 Alain Prost陀飛輪腕表從表殼到機芯由內而外變形扭曲。

觀賞RM 70-01 的同時,仿佛已逝著名女建筑師Zaha Hadid設計的阿利耶夫文化中心(Heydar Aliyev Center)也躍然眼前:近似直角三角形卻又流動感強烈的線條,建筑不是一個紙上談兵的設計稿,落實的建筑體正考慮到了環境的地理條件,運用線條、結構與材質等條件,讓造型與機能可以合為一體,成為一個視覺感官與使用機能并行的杰出作品。


Zaha Hadid設計的阿利耶夫文化中心Heydar Aliyev Center。

RM 70-01正是RICHARD MILLE腕表中,最具有這種流動感特質的設計,而這種流動感的取材也來自于Alain Prost的自行車運動需求而來,從材質的選用(輕量碳纖維)以及功能(計數結構)的配置,與手腕流線的外型設計,都是在造型與機能并行的創意杰作。


RM 70-01 Alain Prost陀飛輪腕表。(攝影:Kyle Kuo)

懸吊型

當倫敦泰晤士河南岸班克賽德連接北岸西城的千禧橋落成時,我趕上了第一批走上橋的人群,那也正是千禧夜過完每多久,我到泰德現代美術館看展,見到后門的那座橋已經開始走人,我也上橋做首批渡河群眾。稀稀落落的人群往西城走去,卻聽到南岸警察吹哨廣播,請行人趕緊離開橋面,因為千禧橋尚未啟用,有安全顧慮。


倫敦千禧橋。

從空中俯瞰倫敦千禧橋,像是一個張開的網,而走在橋面上只看到向兩旁伸展的支架,千禧橋并不是懸索類型的橋梁,但卻以結構支架的線條創造一種懸吊網狀形的視覺感。吊橋給人們的感受有種宏偉的壯闊,懸索形橋梁適合風大、有地震的地區,也因為懸索橋可以創造更長距離,常常用在跨海橋設計。著名的舊金山金門大橋、日本明石大橋以及香港的青馬大橋皆為典型的懸索橋設計。


日本明石大橋。


香港青馬大橋。

交錯的鋼索從頂上到橋面,張開了編織般的網形,在經過橋面時更有一種渡橋的曠野滄桑感,懸索對于震力的彈性應對更加有效,RICHARD MILLE也在機芯設計上首創以這樣的懸索概念固定機芯,達到應付外力沖擊震力。其實早在RM 27-01 表款上,RICHARD MILLE已經開始使用懸吊系統在固定機芯方式,為符合納達爾網球競賽中擊球沖擊考量,在機芯的四周以懸吊方式把機芯固定在表殼上,這也是鐘表界首創的懸索式固定機芯設計。


RM 27-01 腕表是RICHARD MILLE最早采用懸吊系統建構機芯的款式。

RM 53-01 機芯設計相較于RM 27-01 更為復雜,懸索固定的方式像是懸索橋一樣是交錯進行:利用微型鋼索與兩組張緊系統,將機芯懸吊并與表殼牢牢固定,繩索兼具韌性與剛性,可使腕表承受達5,000G的加速度撞擊。RM 53-01 Pablo Mac Donough陀飛輪腕表將機芯與其懸吊系統再精進,機芯懸吊于上下兩個5級鈦金屬銑削的夾板中間,利用兩根直徑再細小至僅0.27mm的編織鋼索,搭配4個張緊輪與10個滑輪固定,勾勒出三維懸吊機芯的結構。這樣的懸吊機芯系統考驗了機芯布局上的美學,以及整體機芯平穩性與鋼索平均分布的力學掌握。


同樣采用機芯懸吊系統的RM 53-01 Pablo Mac Donough陀飛輪腕表。

機芯的組裝與固定也仰賴特殊工具與嚴謹的技術,尤其是每一段固定在張緊裝置的鋼索,必須嚴格控制鋼索的張緊力,鋼索通過滑輪系統再纏繞于張緊裝置利用特殊工具鎖緊,鎖定固定的工序需要高度的手工技巧,因為過緊可能造成鋼索或固定裝置斷裂,過松則可能影響機芯走時性能。RM 53-01 所運用到的懸吊系統吸取了RM 27-01 與RM 056 的經驗,除了鋼索更細之外,更改變了整個機芯的懸吊方式,從垂直改為水平懸架,并且重新研發滾輪的傾斜角度與相交的平面結構,優化了整體懸吊結構的可靠性。


相較于RM 27-01 的垂直懸吊,RM 53-01的懸吊系統由垂直改為水平。

相較于倫敦千禧橋,RM 56-01 與英國蓋次黑德(Gateshead)千禧橋更有異曲同工之妙,同樣是傾斜弧度的運用,不過蓋次黑德千禧橋從橋面弧形傾斜延伸出去的懸索,卻不是交錯的,從空中欣賞蓋次黑德千禧橋,這個可以透過橋兩端壓力揚吸器將橋面提高50米左右,讓小型船只可以通過的橋,就像一只會眨眼的大眼睛。


英國蓋次黑德千禧橋。

建筑除了機能,創意的美感更是現代建筑師挖空心思的努力方向,相較于傳統的手工制表領域,一片定型且沿襲傳統的機芯設計,RICHARD MILLE就像是腕上建筑師一樣,以未來主義的觀點結合實際使用機能的需求,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機芯結構,在美學與物理學上的運用都極為杰出,也實難有人可以超越此一前沿觀點。

聲明:本文為腕表之家自媒體平臺“表家號”作者上傳并發布,僅代表該作者觀點。腕表之家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

最新評論

蛋求一擼
蛋求一擼

喜歡玩設計但是完全忘記手表的主題。看時間,估計不看價格因素,表面凌亂繁瑣,想看個時間都麻煩

2018-09-10
00 00
蛤蟆老大
蛤蟆老大

能住進去我就服你

2018-09-04
00 00
我本善良419
我本善良419

家里有三五十套房的話帶一套在手上也正常

2018-09-01
00 00
HWtao
HWtao

一套房子肯定的,一棟就算了吧……

2018-08-31
00 00
米團糕
米團糕

可能沒錢限制了我的審美

2018-08-30
00 00
Jack3355
Jack3355

看完真讓人上火,沒錢是最大的問題

2018-08-29
22 00
想作硬漢
想作硬漢

看完讓人著急上火!因為買不起!

2018-08-29
00 00
0開1
0開1

設計和取材都太過于前衛,狠博眼球,但個人不喜歡,表更多的是一種傳承歷史的積淀,當然這大牌在品牌歷史還是新生

2018-08-29
11 22
xyyh
xyyh

每隔一段時間就冒出個大牛,對各種問題都有深刻、獨到的見解,真讓人上火。。。

2018-08-28
22 00

我來寫評論

我來寫評論
提交評論
下載APP
關注微信
分享到 更多
十一选五玩法中奖规则